想跟稍不滿意就大哭大鬧的孩子講道理?光說沒用,請用上畢生演技

提到了讀繪本時要繪聲繪色戲精附身,大家都感慨讀繪本的時候就是世界欠我一個奧斯卡。

其實,豈止是讀繪本的時候這樣,很多時候和孩子交手的時候都很考驗演技的。

孩子有時候理解能力有限,用「演道理」的方法往往比「講道理」效果要好的多。像這篇文章開頭那個媽媽,就是「演道理」的教科書版本。

 

 

和潼潼在小區里玩的時候,遇見一位鄰居爸爸帶著他家剛會走路的小寶寶也在小區溜達。

剛會走路的娃有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覺得全世界都等著他們征服,哪哪兒危險偏要往哪兒跑。

那位小勇士就眼睛一亮,發現前面有個噴泉池,扭著肉呼呼的小屁股就往前跑。

這時,孩子爸三步兩步跟過去一把抓住孩子抱起來,嘴裡說著:

「不要不要,那裡有水危險。」

被半路攔截的小朋友在爸爸懷裡又扭又踢,哭聲直衝雲霄。

孩子爸說起來也是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卻拿眼前這個自己親自參與創造的人類幼崽毫無辦法,嘴裡只能喃喃的說著「不能去不能去」,孩子毫不理會老爸的黃牌警告,哭得肝腸寸斷。

說時遲,那時快,此刻正在不遠處的孩子媽聽見哭聲趕過來救場。

爸爸一邊把燙手的洋山芋塞進孩子媽手裡,一邊「告狀」:

「你兒子非要去那個池子里玩。」

只見孩子媽處變不驚地接過小朋友,輕飄飄地說:「噢,寶貝想去那個水池裡玩啊!走,我們去看看。」

娃一聽,立刻止哭,只剩下小胸脯還一起一伏的抽搭。

媽媽抱著娃走到水池附近,用浮誇的舞台腔說:「哇,這個裡面有水啊。寶寶如果過來了,噗通一聲掉下去,誒呦!一下就淹到我們了。」

說「噗通」的時候,媽媽迅速往下一蹲,模仿出「掉」的樣子。而剛才還在哭的小娃,因為這一蹲的落差,「咯咯咯」的笑起來。

媽媽的戲還沒演完,她又抱著寶寶嗖的往後退了一步,用假裝害怕的語氣說:「這個水池子好危險好危險,媽媽可不敢在這玩,我們快走快走。」

然後一路小跑著帶著娃就顛回家去了。

小朋友早就忘了要去水池子玩的事,在媽媽懷裡露出稀稀拉拉幾顆小牙,笑得一臉天真。

當這位媽媽抱著寶寶經過我和潼潼時,我們交換了一個彼此懂得的會心一笑。

確認過眼神,當媽的都是散落民間的表演藝術家,是演技超越「流量小花」的實力派,是哪裡都是舞台、說演就演的「蛇精病」。

 

01

立規矩要趁早,可娃就是不聽怎麼破? 

看著眼前活色生香的生活情景劇,我的回憶也被拉回了潼潼一兩歲的時候。

那時候,小朋友懵懵懂懂,話還說不利索,主意卻特別正。那無盡的好奇心和強烈的自我意識,常常因為自己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就能當場哭出一出瓊瑤劇。

我們之前聊到過,寶寶從一歲多開始自我意識就開始萌芽了,會用哭鬧耍賴來達到目的。

這段小叛逆的時期實際上是令人聞風喪膽的terrible 2的「前傳」,同時,其實也是「立規矩」的黃金時期。

一歲多立啥規矩啊?作為寵娃狂魔先鋒隊的爺爺奶奶們先跳出來反對:「這麼小的娃還啥都不懂,大了就好了。」

潼奶奶最初也是這麼個思路。

直到一次去朋友家串門,看見幾個熊孩子正在屋裡大鬧天宮,三四歲的年齡其實啥都懂但是根本不聽,使出打屁股的大殺器能鎮住一小會兒,但沒多久就好了傷疤忘了痛。

回來她就一直在感慨:「孩子立規矩確實要趁早,越大越難管。」

可是立規矩常常意味著要違背小主的聖意,最難以招架的是伴隨而來的奪命連環哭。這個年齡的娃,講道理很難講的通,跟在屁股後面說「不許」「不要」人家根本不聽,那咋整啊?

對於這個複雜的問題,小暖整理出了一套「武林秘籍」,專治一不順心就哭鬧打滾的小魔頭。這些方法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打組合拳,親測能有效緩解化解大部分的哭鬧場景。

 

02

「講道理」不如「演道理」 

其實,在養娃過程中,我的理念一直是在「安全」和「不干擾」他們的情況下,最大限度給孩子自由。

可是,即便如此,潼潼還是會做一些超出我接受範圍的危險行動。

比如一歲多的時候,她特別喜歡爬到很高的地方站著,又常常因為重心不穩掉下來摔著。

這個時期的孩子探索欲很強,但又不能把自己的行為和危險後果聯繫起來,當我們想教給孩子安全規則的時候,心平氣和的講道理,人家根本就不買賬。

後來我發現,一歲多的孩子雖然已經聽得懂不少話了,但是邏輯思維能力和控制情緒的能力還很差,安靜的講道理他們很難真的理解。

這時候,用「演道理」的方法往往比「講道理」效果要好的多。像文章開頭那個媽媽,就是「演道理」的教科書版本。

這個方法我在潼潼一兩歲,理解能力有限的時候也經常會用,比如在告訴她為什麼不能爬高高的時候:

 

●用盡量誇張的語氣說「寶寶爬這麼高很危險」●帶上「噗通」「哎呦」「砰」這種孩子愛聽音效詞

●可以配合假裝摔倒的動作和很疼的表情

●最後裝出害怕的樣子總結「媽媽可不敢爬這麼高」

這時候,孩子多半會聚精會神的看著老母親辣眼睛的表演而忘了哭鬧。

更重要的是,配合著動作表情,也比平鋪直敘的描述更容易讓孩子理解「爬高」、「摔倒」和「疼」之間的關係。

 

03

當「自然結果」出現時,及時復盤 

小孩子難免磕磕碰碰弄疼了大哭,這時候除了安撫情緒,更重要可以趁熱打鐵復盤剛才發生的事情。

這樣不僅可以強化孩子的安全意識,還可以幫助他弄懂因果關係。

潼潼有次玩的太瘋,不小心從沙發上摔下來。一般小磕小碰我會鼓勵她自己爬起來,但是這樣真摔疼了,我會趕緊把她抱起來哄哄。先共情:「好疼是不是,媽媽看看摔哪了?吹一吹,好點沒?」

等她情緒平穩一點了,再抱著她指著沙發「復盤」剛才的過程:「剛才怎麼了?寶寶是不是從這裡掉下來了?」

這時候我會請一個毛絨玩具小白兔當「替身演員」,讓它站在沙發上,模擬潼潼摔跤的過程:

「你看,小白兔玩的很高興,在沙發上跳來跳去,可是沙發軟軟的,會站不穩不小心摔倒。然後,咚,小白兔從沙發上掉下來了,碰到頭了。哎呦,好疼。我們安慰她一下好不好?」

在孩子產生摔疼的後果時,用這個小小的人偶戲來複盤摔跤的過程,既可以幫助孩子釋放情緒,平復剛才摔倒產生的恐懼,更重要的是幫助孩子理解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慢慢把外在的約束逐漸內化成安全意識,讓他們懂得以後盡量規避危險。

 

04

用「故事」來抵達孩子內心 

《故事思維》的作者安妮特·西蒙斯說:

說故事永遠勝於講道理,講好一個故事,可以賦予冰冷的數據和殘酷的事實以溫情,可以觸及人內心深處的柔軟所在。」
的確,「說故事」是比直接講道理更容易讓人接受的方式,對大人來說是這樣,對孩子來說尤其如此。潼潼幾個月的時候我們開始親子共讀,等她大一點的時候用繪本中的故事講道理,她也特別受用。

比如有時候從外面回來,她還沒洗手就著急著想吃東西,要是被攔著不讓吃就會立刻急得大哭。

這時候我會問她:「巧虎吃蛋糕的時候是不是洗手啦?小手洗乾淨就不會有細菌到肚子里了。」

有時候吃太多零食,我會說:「潼潼吃的太多啦,毛毛蟲吃了好多好多東西以後,肚子是不是很痛?」

她生氣要發脾氣的時候,我會說:「菲菲生氣的時候怎麼樣?她氣急了,是不是變成了一座火山?她想踢打,想尖叫,她氣急了,可是最後她沒有。」

當我們給孩子講繪本的時候,其中的故事像一個小小的晶元,潛移默化的植入孩子的大腦,當我們需要的時候可以激活那個晶元,讓故事的影響在孩子頭腦中發揮作用,幫助他平靜下來。 

05

用「正面話術」代替「不可以」 

《大衛,不可以》里的媽媽每天告訴大衛:

「不可以爬那麼高。」「不可以再看電視了。」

「不可以玩食物。」

可是我們常常會發現,越說「不可以」,他們反而偏要去做。正面管教創始人Jane Nelsen的女兒Mary Nelsena在中國巡迴講座中曾說過:四歲以下孩子,「不」字不管用。她認為:「孩子無法理解這個不字背後的行為導向。」

說「不可以」不管用,那可以怎麼說?

 

當我們在現實中不能滿足孩子時,可以用「幻想語言」滿足他們:

當孩子說不想關電視的時候,我們可以說:「寶寶很喜歡這個動畫片,還想再看很多很多集,可我們之前約好了一天只能看一集。」

孩子想要一個玩具,但是家裡其實有類似的了,我們可以說:「寶寶很喜歡這個玩具,我們家已經有一個了,但是寶寶太喜歡了,還想再要好多好多。」

承認幻想比直接拒絕對孩子的傷害小,因為承認幻想表示了我們對孩子的理解,這樣孩子的抵觸情緒會小一些。

 

●與其告訴孩子「不可以」,不如告訴他「可以做什麼」:

當孩子吃了很多高熱量餅乾的時候,把「不可以再吃餅乾了」換成「今天已經吃了很多餅乾了,我們還可以再吃一點水果。」

孩子動手打小朋友的時候,把「不可以打人」換成「你想跟哥哥打招呼的話可以抱抱他,或者握握手」。

告訴孩子什麼可以,會讓孩子更有方向感和掌控感。

 

●用含有積極力量的「魔法詞」,代替消極暗示的「不許」:

當孩子快要做出我們不允許的舉動的時候,用一些含有積極力量詞語來「預警」。

比如有陣子潼潼很喜歡扔東西,我會告訴她:「如果扔到地上它會疼的,我們保護它。」然後做出握緊的樣子,告訴她這叫「保護」。

每次看到潼潼有想扔東西的樣子時,我就會提醒她:「保護」

還有一陣子潼潼一高興就喜歡拍打人,我會告訴她:「你很高興,但是拍人很痛,而且不友好,你開心了可以抱抱,抱抱很友好。」

後來每次在潼潼想伸手拍人的時候,我也會提醒:「友好」。

大多時候,我一說這些詞,潼潼就會笑嘻嘻的收回要扔東西和想打人的小手,我把這些詞叫「魔法詞」。細細揣摩一下,「不行」、「不可以」這些詞暗含的力量是否定的、負面的,當我們一直強調「不」的時候,暗示的是「你不夠好,你是被禁止的」。

「保護」、「友好」這些詞暗含的力量是正面的、積極的,像是一個個紅紅的小太陽,在孩子心裡種下了力量。

 

在潼潼每段叛逆期,這些各招各式的秘籍,無形中化解了一次又一次即將爆發的「大戰」,讓我在溫柔的堅持中,幫助潼潼樹立了生命之初的那些規則。

既不放縱她為所欲為,也不至於常常激烈的碰撞。

對孩子來說,學習規則是一個「碰壁」的過程。他們想去征服世界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世界有邊界,有紅線。這樣的碰壁讓他們覺得挫敗,他們會用哭鬧來表達自己的情緒,試探我們的底限。

我們常常說溫和而堅定,但我覺得,溫和不代表一味的忍耐,堅定也不代表任由孩子哭鬧。

溫和而堅定,也可以是在嚴厲和放縱之間找到一個微妙的平衡,用媽媽的愛和智慧,去化解孩子碰壁的挫敗感。

學規則是疼的,而愛是甜的。

在愛和規則里長大的孩子,可以長得多高我還不知道,但是起碼我知道,她會長的筆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