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陌生人對孩子充滿惡意,這位媽媽的做法100分。

成為媽媽後,我確實有了非常大的改變,因為我發現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情緒不能解決問題,剋制情緒才可以,慢慢讓自己平和後,發現溫和的理性,可能更有力量。放在其他事情上同理。

溫和容易,理性很難,所以對於處理事情的方法,我也一直在學習。昨晚在朋友圈看到一朋友在發泄憤怒,因為商場服務員對亂摸自己的孩子態度不太好當時就吵了起來,回家後還在生氣。而且,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類似陌生人對孩子不夠友好後引發的衝突。於是,想起這篇我收藏了很久的文章,因為作者提出的一些角度看到時就覺得很有啟發,也一直拿來提醒自己。

我們生活中總會遇到一些類似的事情,那麼,是要跟人起衝突還是冷靜理性的去巧妙處理呢?讀書活動中的那位媽媽的表現非常贊,她挽救了一個美好的夜晚,更是給我們提供了更多關於育兒和解決問題方法的思考。

圖書館事件
澳洲的兒童讀書周在八月下旬,每年的這個時候所有的幼兒園、小學和圖書館等社區,都會舉辦相應的活動,來鼓勵孩子們讀書。今年讀書周的某一天我們社區的圖書館舉辦了「睡衣讀書夜」的活動,當天六點不到,我就帶著兒子和鄰居家孩子在圖書館碰頭了。

天還沒黑,圖書館已經成了孩子們的狂歡場。所有的孩子都穿著睡衣,有個小女孩甚至還帶著一個毛線編織的美人魚尾巴的被子,躺在兒童區的地毯上,依偎在媽媽懷裡聽故事。六點活動開始,主講人終於出現了——她是一個穿著連體睡衣、身高超過1米75的很壯實的中年女人。

全場安靜下來以後,有個滿場幫其它孩子貼活動貼紙的亞裔小男孩,暫時還沒有找到位置,正站在主講人的一旁張望。沒想到,主講人忽然非常粗魯地對他說:「這個活動不是為你準備的,這是一個給0~6歲孩子準備的讀書活動,很明顯你超齡了,你的爸爸媽媽在哪裡?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看得出來這個小男孩被教育得非常好,他不卑不亢地說:「我今年6歲,我是符合年齡的,我沒有超齡。」但是主講人完全不看他,忽略他,轉移話題去講別的事情,那個小男孩只能像復讀機一樣重複了至少五遍他的年齡,然後自己默默地找了位置坐下。這還不算完。當時我兒子和鄰居家的孩子坐在前排,我、鄰居爸爸和其它的父母一起,在外圍觀看。這個女人又把矛頭指向正安安靜靜坐著的我的兒子,說:「這個小寶寶是誰家的?他沒有父母監護嗎?他坐在這裡會讓所有其它的孩子沒法好好聽故事。他必須和他的家長在一起。」

我已經有些憤怒了——我家孩子兩歲半,完全聽得懂指令,當時非常安靜,也不是在場和父母分開的最小的孩子。而且,她有什麼權利要求一個0~6歲的讀書活動像學校課堂一樣絕對安靜?她為什麼說有我的孩子在,別人沒法聽故事?但是,我實在不想毀了這個活動,只好迅速把兒子抱了出來,和我呆在最外圍。兒子被迫和鄰居小哥哥分開,很委屈,每隔一會兒就會拖著哭腔喊一遍小哥哥的名字。

在聽了一個故事以後,執著的兒子仍然沒有停止喊鄰居孩子的名字。顯然他無法聽故事了,別無選擇,我只能帶著他離開。出了圖書館,兒子就開始嚎啕大哭,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被帶走,我只能一遍一遍地說:「寶貝你沒有錯,不是你的錯。」卻無法平息孩子的委屈。

當天晚上九點多,老公出門丟垃圾,遇見鄰居爸爸出來遛狗,鄰居爸爸講了後面發生的事情:那女人以加速度低頭連續念了兩本超齡的繪本以後,有個四五歲的小姑娘在一片安靜中忽然發聲:「你講得太無聊了。」她從書中抬頭,死死盯著這個小姑娘說,兇狠地說:「這是誰的孩子,請父母立刻把她帶走!」

沒想到,小女孩兒的媽媽接腔說:「可能孩子們想聽聽其它的故事,要是你不介意的話,能不能由我和我女兒來講下一個故事。」她根本不給主講人反應時間,又接著說:「同意的孩子請舉手!」不僅大部分的孩子都舉手了,大部分的家長也舉起了手!

接下來,很多媽媽/爸爸帶著自己孩子,輪番坐在主講的沙發上,為其他的人講故事。每個上台的孩子都興奮又高興,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而那個主講人,穿著她的連體熊睡衣,在勉強捱過了兩個家長講的故事以後,中途就找借口走了。

關於理性的反思
當天從圖書館回家的路上,我就已經打好了投訴信的腹稿。然後等孩子睡了以後,我開始反思這件事情——很明顯,這個女人一開始就不想做這個工作,很可能是因為她對晚上加班不滿,還有可能是她本身就不喜歡孩子。

在當時的情形下,我想很多父母都和我一樣,無論自己再生氣,也還是想忍住不去破壞其它孩子的興緻。但回想起來,在場所有的孩子其實從一開始就是和大人一樣壓抑著情緒的,至少,我從未見過任何一場在圖書館舉辦的幼兒讀書活動像那天的前半段一樣安靜。

但如果正面去懟,設想一下只要有父母直接對這個女人發出指責,都有可能毀了當天的活動。

認真地想了想,後來提議由家長們輪流講故事的媽媽,她的解決辦法有三個重要的點

1、她保持了平和,沒有情緒化。
 
2、她提出了解決方案。
 
3、她藉助了在場的別人的力量。
 
歸結起來只有一點,那就是「理性」。

如果說「理性」有三個層級。那麼最底端的應該是:情緒化+沒有是非觀——比如那些理直氣壯帶著孩子挑戰公共秩序、甚至挑戰法律的人;緒化+做事不計後果——比如那個講故事的女人,後來至少有五位家長向圖書館嚴辭投訴了她,導致她最終被換崗(或者被辭退)

鄰居爸爸在兩天之後去圖書館當面投訴的時候,負責人說:「因為太多人投訴,她現在已經惹上了大麻煩。(She is in big trouble.)」我當晚寫的投訴信也在幾天後收到了回復:「我們承諾,以後在本圖書館舉辦的任何和孩子有關的活動中,工作人員的名單中都不會再出現這個人。」

「普通理性」,就像我,理性可以支撐自己控制負面情緒。但是理性不夠讓自己放下情緒,去尋找比「認慫、走掉」更好的解決方案。(雖然我後來寫了投訴信。)

我想起一件多年前的小事。那時候我和老公還在國內,剛結婚,買的二手房需要再加一個空調。安裝師傅是中午11點多來的,結果牆洞打了一半,家裡忽然斷電了。我出去一看,門口站著一個六七十歲的大爺(他拉了電閘),已經開始用髒字問候我全家——

他邊跳邊罵,眼球和太陽穴的青筋都鼓著,吐沫星噴了我一臉,而且他還不斷地喊:「你知不知道我有心臟病!」每次怒吼這句話的時候,我都害怕他下一秒就厥過去躺在我家門口。然後,大爺在我們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拿著師傅的鑽,一溜煙回家了。

裝空調的師傅傻眼了。他去砸門要電鑽,大爺死活也不開門。他只能在我們家抽著煙來回踱步:「我下午還有三個活兒啊!你報警吧姑娘!」我趕緊給物業打電話,無奈物業只會和稀泥——「我們能怎麼辦啊,啥人都有,你快報警吧!」

每個人都讓我報警,只有老公說:「千萬別!等我馬上回家!」老公火速從公司回來,在樓下水果攤買了兩兜水果,都沒進家門,就直接站大爺家門口開始「賠不是」。等老公終於回家的時候,已經把師傅的鑽拿了回來。對師傅說:「大爺已經被我勸出去散步了,您放心幹活吧!」

老公後來對我說:「就算是合規合法,裝修噪音也確實是挺煩人的。報警能解決一時的問題,但後患無窮。而且他要是真有什麼心臟病,出點兒什麼事,我們也跟著倒霉啊!」

在這件事中,我先生的理性,其實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基於他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局外人」——他既沒有被當面破口大罵,也沒有被搶電鑽,這得以讓他更冷靜地去尋找解決方案。

當我們作為父母,面對陌生人對孩子的惡意,這種做「局外人」的能力很重要,我的意思是,把自己的情緒先「置身事外」——父母首要的職責是作為監護人保護好孩子,在這個前提下,去理性尋找解決事端的方案。很多父母在情緒失控時要爭的那口氣,就是為自己爭的,對孩子毫無益處。就算是認慫,很多時候也是為了避免自己難堪,甚至選擇犧牲孩子的感受。(這也是我對自己的反思。)

不得不說的垃圾人
如果通過理性判斷,自己的能力無法解決當下的衝突,或者說遇見了垃圾人,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無法決定自己帶著孩子的時候,會遭遇什麼樣的人?幾年前在北京那個因為口舌之爭就把嬰兒摔死「垃圾人」。但凡理智尚存,任何一個還想對身邊幼兒負責的成年人,都不會選擇去「激怒」別人。這不是慫,這是理智。

 面對他人的惡意,「咽不下這口氣」是人之常情。兩個成年人的對峙,如果不是體力懸殊,如果不是對方手裡有武器,很多時候逞一時之快也就是挨頓揍。所以有些人吵架時會說:「你敢把我怎麼樣?你能把我怎樣?」這麼說這麼想的時候,他們完全不考慮孩子——可憐的孩子只能認倒霉,攤上這樣的父母,還要為他們的失智買單。
情緒,保持冷靜,是為人父母的擔當。面對垃圾人,在當下無法尋求第三方幫助的情況下,不僅要認慫,事後還得安撫孩子。大一點的孩子如果被嚇到,父母還有責任要向孩子闡明,那個人是不對的,他沒有權利大吼。在確保人身安全的前提下,但凡有尋求第三方幫助的可能性,一定要不怕麻煩、堅持到底——不管是找圖書館/超市/機場/餐廳等管理人員的介入,還是報警,一定要讓事件有一個結果。這不僅是對自己、對孩子的保護,也是在教孩子,當受到不公正對待的時候,如何採取正確的方式來保護自己。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